首页  我的社团  自我成长
初春的“书”——学生城市定向社解锁书的全新使用方式
发布时间:2017-03-23        浏览次数:698

细细品读手中书卷,任由阳光轻轻照在脸上,一杯香茶,岁月静好。书页在指尖翻过,时间在午后流淌。书,仿佛就是为阅读、鉴赏而生。

然而事实是这样的吗?一本书,可以是一条信息,可以是一串密码,可以浓缩为一个单词乃至字母。书,绝非我们所见的那么简单。标题、正文、作者中的每个字符都蕴含着超乎我们所想象的信息。刚刚结束的城市定向活动就以“书”为主题,帮我们解锁了书的全新使用方式。

城市定向是强调文化性、趣味性、娱乐性,考验选手脑力、体力和观察力的体现。3月18日,上海科技大学城市定向社就再次举办了一场这样的活动。

没有信息,没有提示,仅有的线索是一串没有逻辑的数字和一本英文书。活动在一开始就给所有的参赛小组们抛出一个大难题。是页码?是章节?是字符?7*7的数字矩阵每行分别对应着一个字母,而每一行的7个数字分别代表着书上的页码、行数、单词序和字母序。书页翻动,笔尖轻触,没有逻辑的数字在纸条上化为了一个单词“destiny”。这个单词成为了一条新的线索,引领着活动向着下一站进发。

下午赛段的第二站地点在福州路的上海书城,“当福州位于福建中部,多层书塔等你来爬”,这个地点的推理着实让人费了一番功夫。在书城,选手们接到了新的任务。有的是:“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这两句诗出自刘禹锡的《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这次的线索是这两句千古流传的名句,不需要推理,只需要在书城中找到14本书,它们的标题可以各抽出一个字组成这两句诗,就算完成任务。看似简单的内容,实际却无比的困难。上海书城共七层高,其中的书更是浩如烟海,想要在其中找到这十四本书,虽说并不是痴人说梦,可也实在是难如登天。好在组织活动的社团早有料到这样的困难,允许了谐音字的使用,使难度下降了许多,但即便如此,找书仍然花费了不少时间。

太阳缓缓下沉,下午时分,参加活动的小组们在线索的指引下来到了最后的终点:交大徐汇校区。一场与交大学生面对面互动的作家作品名接龙游戏也为我们和交大的同学们带来了不少的欢乐。在这里就要求选手们放开自我,邀请路人一起参加游戏。

一天的活动下来,选手们纷纷表示这是一次愉快的体验。特别是第一次参赛的选手,城市定向社为他们提供了一种全新的“玩在上海”的方式,使我们周末的出行,不再囿于几张照片、几杯奶茶。

第一次参加城市定向社活动的大一队员刘思远和孙江说: “有趣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这是一个十分有趣的活动,因为你不会知道在这次活动中你将会面临着什么。就拿我这个小组来说吧。在第一个环节——测试组员默契,我们小组就很荣幸的拿到了“第一”,当然,这个第一并不是你们所想的那个第一,而是倒数第一,这是一个多么痛的开局啊。但是,这毕竟只是刚开始,即使是倒数第一,我们也不过比其他小组晚一点出发而已。但是接下来的环节那才叫一个揪心。我们在图书馆里寻找我们出校园的第一站。然而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对于一个没有任何经验的人来说,摩尔斯密码,字母顺序转到数字再相减然后再转化成字母,最可怕的是相减后得到负数还要再相减,没有你不会的,只有你想不到的。为此我们付出了加时半小时的代价向跟队要了提示。如果没有提示,估计我们就得在图书馆度过一天了吧。快乐的时光过得很快,痛苦也就不那么漫长。在解出答案后我们终于开始了校外的愉快旅程。从文化广场到上海书城,再从上海书城到徐汇交大。每一站都是那么的有趣,如果你是一个容易害羞的人,那么恭喜你,你可以提前说GG了。在我们看来,要想尽快完成任务,那就只能厚脸皮。你需要有一颗无谓的心,你若无所畏惧,必能有所成就。当然,有一个认识路的队友也是特别的重要。”

人的一生面临着或多或少的选择,无数的选择交织在一起构成了我们的命运,活动中的线索单词“destiny命运”便是最好的印证。“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中也以“It’s his destiny.”为主角的百万奖金之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上海这个城市的节奏快,学习任务强度高。很是惊喜,能够遇见城市定向,能够选择城市定向,结识一起奔跑的伙伴和细心负责的工作人员,在这繁重的生活中和所有的伙伴们度过了如此畅快的一天。




撰稿及摄影:柯鹏震 武婧书